首页 >军事

北高市长选举三数字三颗疼痛的牙

2019-05-15 00:35:04 | 来源: 军事

北高市长选举三数字,三颗疼痛的牙

北高市长选举结束。无论政党或媒体在主客观意愿上如何为这场选战张贴意义的标签,终究,这是一场地方选举;而我感兴趣的,并非国民两党如何继续自我感觉良好,如何继续关起门互放冷箭,也不是亲民党或台联如何面对冷峻严酷的冬天,而是,三个与数字有关的现象。

三个数字现象,三颗这场选举的痛牙。首先,媒体民调失灵。不管如何解读,此次各家媒体选前民调(包括中时电子报),与实际得票率的落差极大,尤其高雄市长选举,误差几乎十个百分点,部分学者归咎为媒体造假,甚至引发一场小小的论争。

或许,我们可以推论“泛绿选民的隐藏性变高(不愿表态)”;或许,我们可以推论“泛蓝选民的实际投票率偏低(失望、缺乏热情、动员不力)”;或许,我们可以推论“选情在三天急转”;或许,我们可以推论“媒体民调不受民众信任(导致调查失真)”,但终究,这是一个谜。

情势若未改变,未来媒体民调将面临一道障碍,只要涉及“泛绿”或“南部”的政治民调,就可能有逸出误差范围的测不准风险,包括民调技术、加权权值,以及媒体信度,都将不断遭逢挑战。

再者,开票当天,部分电视媒体又开始抢着灌票,2004“总统”大选的惨痛教训,显然两年后就不痛了;或者说,被电子媒体恶性竞争的习性淹没了,开票数字的电视台,往往是失准,却往往收视率,我们在50到55频道之间跳跃,不由自主在数字的地方停驻,凝视,即使我们知道,这很可能是假的。

这是个难解的囚犯困境,包括道德、商业竞争、阅听心理,当市场变相惩罚诚实者,法律或公民团体可能制裁造假说谎者吗?

,或许值得警醒的是,投票率。以台北市长选举为例,八年前,投票率80.89%(马得票率51.13%、扁45.91%);四年前,投票率70.61%(马64.11%、李35.89%);今年,投票率只剩64.52%(郝53.81%、谢40.89%),与前两届相较,投票率下滑逾一成五。

意即,郝龙斌看似在蓝营大票仓轻松胜选,但他的票数(692085票)比八年前的马英九(766377票)少了七万多票、更比四年前的马英九(873102票)骤减十八万票,无论要解读为“民进党对手变强”、“马英九光环减弱”或“郝龙斌个人条件局限”,对于蓝营都是一大警讯。

相形之下,谢长廷的得票数(525869票)虽有成长,也只比李应元(488811票)增加三万多票。换言之,若以近两届的投票率的相较,今年放弃投票的百分之六选民,大约是十二万人,与宋楚瑜李敖等人瓜分的六万票相加,正好接近于“马英九消失的十八万票”。因此,这缺席的十二万票,是否多为出走的蓝营选民,值得还在鸡肠鸟肚、乱斗不休的国民党人思考。

高市也有类似的情形,投票率由八年前的80.41%,一路掉到今年的67.93%,黄俊英面对不再有连任优势的对手,对民进党不利的整体气候,二度披挂上阵,得票数却只增加一万多票(361546票→378303票),比八年前吴敦义的票数还低(383232票),先别怪罪对手招数如何,无法争取支持、开拓票源,是国民党自身的缺陷。

但撇开各政党的利害得失,同一层级的选举,八年间投票率骤降一成五,难道不是对台面上政治人物的沉默抗议?面对一场场密集、无法召唤理想、无法再现热情的选举,台湾的政党难道只能装聋作哑、麻木不仁?台湾的选民难道只能无力回天、退缩弃守?

从几年前不断出现“西瓜党”的Kuso论述、到今年部落客开始认真推荐绿党候选人,络是否可能成为独立选民集结突围的缺口?或许,这是今年选举中,值得期待的新现象。

来源:台湾《中国时报》,略有删节。

捕鱼下载
钢质防火门
汽车用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