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发生这次逆转的原因可能有三2019iyiou

2019-05-14 19:40:19 | 来源: 旅游

标题注解:新番源自日语词汇“新番组”,意思是新节目。许多情况下,新番可以说就是新番动画的代名词。

8月6日消息,AcFun已获合一集团——即原来的优酷土豆集团——5000万美元A轮融资,且A站估值已超过2亿美元。据当日AcFun微博发布的消息,A站也出席了合一举办的“合体”发布会。遥想今年三月份合一还因版权问题和A站对簿公堂,这次剧情大逆转也着实让人措手不及。

发生这次逆转的原因可能有三:

其一,A站大股东已再次易主。A站自2007年成立后便几经转手,先是创始人Xilin在2010年左右将A站以400万元出售,套现走人,当时接盘A站的很可能是靠三国杀起家的杭州边锋。

在今年三月份优土和A站的官司中,又有传闻称奥飞动漫早已入股A站并成为大股东——在广州爱稀饭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备案信息中这一传闻得到了验证。需要关注的是,目前,广州爱稀饭的工商备案信息显示其股东已从蔡东青(奥飞动漫实际控制人)、詹庆光(奥飞动漫旗下千骐动漫法人代表)转变为陈绍雄(身份不明)、詹庆光。也就是说,可能在奥飞动漫之后,已有新的资本进入A站,并取代奥飞动漫成为大股东。而合一这次肯给A站投资,可能也是因为A站背后大股东已从奥飞动漫易主。

其二,A站因讼而不得不迎来优土(合一)这个战略投资者。

今年三月那场官司,奥飞动漫和优酷土豆的和解协议中有一条是优土“获得A站18%股份及1500万现金,外加三位高管额外分别赔偿100万元”,如果双方已依此协议和解,那么合一入股A站也只是水到渠成之事。

其三,这笔投资可以帮助A站在与B站的竞争中挽回一些颓势。是的,虽然在各大消息源提供的信息中B站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但还是难以遏制我们对此的想象。面对势头凶猛的B站,出道更早的A站却被这位后辈打得节节败退。合一这笔5000万美元的巨款,不仅可解A站燃眉之急,也可挫挫B站的锐气。此外,视频站虽然在这两年纷纷上线了弹幕功能,但取得的效果并不显著,因此合一此次入股A站,也有完善自己的业务板块的打算。

AcFun和Bilibili的故事一直都是二次元世界热衷的谈资。而这对师出同门、命途多舛的苦命鸳鸯也相当配合地演绎了一出相爱相杀的长篇肥皂剧。以下是虎嗅搜集到的关于这出肥皂剧的四次高潮戏。

起源:B站创始人原是A站用户,2009年脱离A站创业

这可能就是这些年来A、B站一直争执不断的根源所在。

A站创立于2007年,首任站长Xilin。这位站长在A站用户圈中风评很差,甚至有人指出正是由于Xilin将A站匆匆转手套现,才导致A站后来的混乱局面。

2009年上半年,A站服务器经常出错,且稿件常无人审理。作为A站早期用户的徐逸此时脱离A站,创建了弹幕视频站Mikufans,就是Bilibili的前身。Mikufans创立之初,和A站关系还算友好,徐逸在宣传Mikufans时,也将其定位为A站后花园。

但进入2010年,由于A站站长Xilin的不作为,A站站内氛围急剧恶化,外加站本身体验差、改进慢,无论是UP主还是普通用户都对A站感到不满。于是由于外力和内力的双重作用,此时出现了大量A站UP主转投B站的情况。而对于弹幕视频站来说,UP主就是其立身之本。至于这些UP主是自愿转投B站还是B站有意从A站挖角,则已无从考证。但A和B的梁子,在这里算是结下了。

挖角:互挖UP主与员工

首先是互挖UP主。正如前文所言,做弹幕视频站少不了UP主的支持。所以的UP主在A、B站那里都很抢手。

2010年的事件使得A站大批UP主流向B站,其中不乏一些A站核心用户。而这之中尤以搬运9课的流失对A站冲击。搬运9课是A站早期核心会员UP主的聚集地,群主ID是“投影”。而2010年正是由于投影与Xilin在稿件审核上产生分歧,才导致搬运9课大批UP主跟随投影一起转投B站。

2012年3月,徐逸在百度Bilibili吧的一个名为《说说我敬佩的UP主》的帖子下回复,大讲创业经历博同情,同时顺道黑了A站一把。此番言论获得不少B站死忠用户的力挺,而徐逸选择在这篇帖子下诉苦,似乎也颇有深意……

2012年10月,以B站UP主黎亦乔因搬运新番事件和徐逸闹翻为开端,一场轰轰烈烈波及众多板块的“删稿”风波席卷B站。正当徐逸为此焦头烂额之际,坚持关闭注册多年的A站突然开放注册,并发表专题文章“搬运工是A站的基石”,一时间大批UP主站在了A站一边。

2014年,游戏视频作者黑桐谷歌在和斗鱼已经签订合约的情况下,在B站生放送直播。斗鱼因此将B站告上法庭。B站此次挖角可能是希望借黑桐谷歌的人气提升B站生放送的关注度,但终结果并不遂人意。而这也是以往被版权所困的A站B站首次走法律途径正式撕破脸。

在争夺UP主之外,两家的员工也是频频互换阵营,好不热闹。其中为的一起事件,便是光驱子从A站离职加入B站。光驱子此前是A站匿名社区“匿名版”(亦称A岛)的版主(岛主),也是AcFun重要技术人员,他在今年六月宣布从A站离职加入B站,而AcFun安卓客户端开发者Jovi等技术人员也在今年退出A站加入B站。这可能和今年三月优酷土豆起诉AcFun一事有关。

官司:诉讼中的牵扯

2014年年末至2015年年初,爱奇艺、华视聚、斗鱼对B站连续发起9起诉讼,案由均与版权问题相关。

而斗鱼这次和爱奇艺、华视聚联手把B站推到风口浪尖,直接原因就是其签约UP主黑桐谷歌被挖。至于爱奇艺和B站的恩怨,则另有一番故事。

2013年4月,《进击的巨人》动画版上映,爱奇艺购得此动画国内版权,并预先通知A、B站不得私自盗链,于是A站改用爱奇艺播放器播放《进击的巨人》,而B站则还坚持使用自家播放器播放该动画,直到被爱奇艺再三警告后才换上爱奇艺播放器。而后来由于B站用户在社交媒体大肆谩骂爱奇艺的行为,爱奇艺终彻底停止对B站的版权授权。

至于为了看《进击的巨人》而从B站流失掉的用户,则多数转投AcFun。以后,每次B站因版权问题被迫下架某部作品,A站都会迎来一波“避难潮”。

日常:A站迎来新主编,恶搞B站成日常

2015年4月,曾担任《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梦幻总动员》、并创办了《动漫贩》、《24格》等二次元媒体的动漫媒体人刘炎焱(绯雨焱)加盟AcFun,出任A站总编,主导A站内容建设。

刘炎焱上任后,A站直观的改变就是每日更新的首页Banner。这些Banner因其精美的画风以及A站式幽默受到一众用户热捧。

今年4月1日,愚人节,A站首页Banner一日内更换三次,均为恶搞B站Banner之作。事实上,当日午间B站似乎已经发现了A站的举动,并立即更换了Banner,但无奈A站反应更为迅速,又马上推出B站新Banner的恶搞版。终就导致一天内更换三次Banner的情况。

此外,A站制作的专题页,也屡屡把B站拉出来躺枪。如今年4月29日的“国际不打小孩日”专题中,A站便在狠狠“恶搞”了B站一把。

这种贯穿于无聊日常中的恶搞和幽默,究竟是秀恩爱还是撕逼升级,则只能由大家自行揣测了。

合一此次投资ACFUN,究竟能否帮助这家老牌弹幕视频站挽回败局,还要画个问号。毕竟,被碾压了这么多年的A站,不是光靠钱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而B站同样不会为钱的问题所困——总有一条大腿可以用来抱的,传说中那条大腿就是腾讯。

虎嗅个人号huxiu302,欢迎勾搭,勾搭时注明工作背景(如创业者、营销人)哦

久其软件公布半年报上半年净利增加68.36%
2018年杭州其他C轮企业
万豪

猜你喜欢